互联网主机评测
实时科技前沿资讯

郭宏才自曝崇拜贾跃亭 曾想海外ICO救乐视但盘子太大

3月17日早间消息,昨晚,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在「3点钟火星财经区块链学习成长群」对话Bitangel基金创始人,区块链黄埔军校创始人郭宏才(宝二爷)。

对话时间:3月16日22点 微信社群: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

对话嘉宾:

郭宏才:人称宝二爷,Bitangel基金创始人,区块链黄埔军校创始人。

王峰: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HK.8267)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合伙人。

王峰与币圈江湖人称宝二爷的郭宏才进行了一场持续3个多小时的中美隔空对话。宝二爷既坦承了他对站台区块链项目,拿1%回报的来龙去脉,披露了其颇有智慧的熊市生存方法,也爆出他曾大胆设想“收购”乐视的惊人往事。他还谈到币圈发源地车库咖啡,介绍了自己最新的硅谷币圈宇宙中心筹建和比特币登月计划等天马星空的想法。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王峰:Hi,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王峰十问”的第八期。

给大家介绍今天来的嘉宾,也是币圈大佬扑克牌中的角儿,虽然他排名第十黑桃K,但是名气极大。他就是郭宏才,江湖人称宝二爷。

我们看看他的传奇经历:

2013年,任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销售部负责人;

2014年,在内蒙古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场;

2015年,开始“美国行”、“中国行”等比特币宣讲之旅;

2016年,在达沃斯论坛上高调发出比特币社区革命的声音;正式加入WINGS基金会顾问委员会;

2017年8月,宝二爷联合洋洋访谈、人人爱西欧等在广东省中山市发起币圈黄埔军校;

2017年9月,发起“爱西欧普法中国行”。

宝二爷,现在比特币行情震荡得厉害,最近三个月里,从最高点近2万美元,跌到现在的8000多美元,币市已经渐入熊市。这让我想起不久的一段小视频,你在一个饭局上提到,如果将来破产了,继续回平遥卖牛肉。所以,我们今天预告上用了“是时候该回家卖牛肉了”这句话,哈哈,算是开个玩笑。

王峰十问,四成谈产业,三成谈历史,三成谈人性。宝二爷,你在币圈厮杀多年,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希望今天的“王峰十问”,你可以多卖干货。下面,我们的十问开始吧。

一、美国韭菜长势凶猛 硅谷500个区块链项目暗流涌动

王峰第一问:感觉到公开将韭菜两个字不离口的大佬就是你了,而且金句不断,比如:“没有韭菜,就没有社区;没有社区,就没有行业;没有行业,大家没饭吃。总之,韭菜不能割!韭菜要勤施肥”,“培养未来新韭菜,使劲浇水,每天开Party搞气氛”,“韭菜们还在门口站着,还有无数人准备踏足而入,所以我先进去就在里面等着就行。”

听说你最近专心在美国培养韭菜,哈哈,美国韭菜的长势如何?你一个自小在山西长大的中国人,凭什么有把握割到人家门口的韭菜?

郭宏才:同志们,火星财经最近很猛,做的“王峰十问”,时间选的也太折腾人了,因为我这边是美国时间早上7点钟,我正常起床应该是10点钟,起完床以后吃一个早餐,和午餐就一起吃了。

第一问是韭菜,美国的韭菜长的挺猛的,最近在硅谷有500个区块链项目在进行中,暗流涌动。好的有没有呢?有的,不过说实话,冯小刚怎么说的呢?叫美国的狗屎也有臭的,都是一样臭的,就是说这个东西烂项目也挺多的,好项目也有,但是很少。

美国的这帮人加在一起,也就3个多亿,中国有13亿,美国的人太理性了,中国的人太感性了,太理性的这些美国人都相信概率,概率上面都觉得不可能出现这种大的概率,不可能出现一堆的好项目,只能出现个别的独角兽。

所以说美国人前期的投资都比较猛,乱七八糟的投了一大堆,但是最近也少了。我突然不敢看现在这个视频,长这个样子,播出去是不是会影响币圈形象呢?让我换一个地方,换卫生间跟大家聊吧,躺在这里大家看不清我,我先洗一把脸去。

二、放弃卖牛肉加入比特币因为想买豪宅豪车

王峰第二问:听说一开始你也认为比特币是传销,是什么导致你的转变,让你放弃平遥牛肉集团的销售部负责人转型全职搞比特币生意?

苏菂给我们火星财经总编辑讲了一个故事,说你来北京之前曾在南方做了纱巾的外贸生意,因为经常去机场接老外,为了显得有排场,你买了当时国产长城唯一一批自带酒吧的加长车,还是手动档的,只花了30多万,老外都被震倒了。后来你就是开着这辆车去做比特币中国行,巡游全国,到处结交朋友。苏菂评价说,二宝这家伙,即使不做区块链,做别的事也能成。我的问题是,如果没有比特币,你最有可能做成什么事?

郭宏才:同志们,现在亮了,洗了一把脸,彻底醒了。

回答火星财经“王峰十问”第二问,为什么放弃了卖牛肉,加入了比特币呢?因为挣钱,因为想挣更多的钱,因为想挣了钱就买一个豪宅、豪车,这是我的人生梦想。玩比特币是唯一的机会,玩别的东西没有这么大的可能性,因为比特币没有多少人玩,在这个小领域里面有大机会。

我们只做别人不玩的,不敢做的事,不做别人敢做的事,别人都在做的事,所有人都干的事情我们就不干了。只有一帮勇敢者,我说这是勇敢者的游戏,勇敢者才敢做,没有这个胆量的不敢做。

当年为了装B是买了一个加长车,那个车30万块钱,但是装出了100万的B,很装B,但是那个毕竟是国产加长车,都是自己没自信的表现,没有自信就得用车来给自己添这个自信,慢慢不就有自信了嘛。

现在是先把牛逼吹出去,说我要买豪车、豪宅,其实现在是租的Airbnb,还没买呢,其实是付了订金了,28号就往里搬了,到时候再跟大家开视频,看我的豪宅。

1万平米的豪宅真不是盖的,这就是因为2013年在车库咖啡买了比特币挣的,花了500个比特币买了一个豪宅。

豪车得等到3个月以后才能提,因为这辆豪车美国就这一辆,不允许提车,现在只能是看一看,当一辆车展览,3个月以后就可以把我这个60个比特币买的豪车开回来了。

昨天我又买了一个豪车,刚开回来,就在院子里停着呢,是给我媳妇买的,一个白色的劳斯莱斯,我自己还是开着我那个100个比特币买的劳斯莱斯。干脆给大家看看吧,这个镜头不知道能不能换过来,估计换不过来。

我现在租的Airbnb,因为还没有搬家。这是2016年100个比特币买的劳斯莱斯,这个车比较旧了,当时3万美金(老爷车)。

郭宏才:(宝二爷发来一段煮方便面的视频)看我煮的西红柿牛肉面。

三、宝二爷现在不投资只站台拿1%顾问费

王峰第三问:我一直认为山西人是最聪明的北方人,晋商最早从票号做起,善于和钱打交道,有故事说山西人精明,一块钱船费要砍到九毛九,万一生意赔了将来靠这一分钱起家,你怎么评价你的聪明?

你自己说过,个人背书的项目80多个,也有说法是已经有100多个。每个拿1%的Token。设计这个投资模式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你还曾说过,你之前是“徐小平模式”,遍撒种子;到了美国则提出了要做“Yuri模式”(Yuri是DST老板,俄罗斯投资大鳄,投资过Facebook、Twitter、腾讯、京东等),扬言只投有潜力成为世界第一梯队的项目。问题是,目前通过站台的方式你真的能帮助这些项目吗?换言之,那些有潜力成为第一阵营的项目为什么需要你的站台?

郭宏才:回答“王峰十问”的第三问,站了那么多台,这些人到底想什么呢?我也很纳闷,说实话我本来的意思,就是跟他们说因为找我的人太多了,我就说我现在不投资了,就是只站台,还要拿1%的顾问费,顾问也不干别的事,你就拿我的照片去挂一个站台就行了。

简单说就是不想明确地拒绝别人,以这种方式去拒绝他。没想到,有时候人性很奇怪。本来的意思是说别找我了,我这边不投资,只站台,我也给你带不来什么资源,别麻烦我了,我很忙,我跑到美国不是陪家人来了嘛,不想再折腾了。

结果呢?结果这个只站台不投资的消息不胫而走,所有的人都来找我,上来就1%,让我给地址,要给我打币,于是就霹雳啪啦最近又收了40多个项目,加在一起乱七八糟的估计有100个项目了。

我真没想到,到底他们图什么呢?我很奇怪,天天就看我这个人在这里吃一个面,弄一个直播,我也不知道大家现在怎么了,特别喜欢我这种真实。我上次直播的时候100万人在看我直播,可能那些人就想让我直播的时候说一说他的项目,就能对他这个项目起到很大的效果,可能这就是我的价值。

你们这帮人有一点奇怪,看我天天在这里吃一个面你们就爽了。我那天说我做的是流量生意,就是说粉丝多、流量多,所以项目方就找我站台,我也不知道可以给他带来什么,你们说呢?

四、ICO、比特币最大的应用就是炒作

王峰第四问:前不久,我跟沈波聊天。问他如何看待中美公链的区别,他说:美国的公链是好坏的问题,中国的公链是真假问题。你从北京到硅谷,应该看过足够多项目,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业内还有一个看法,就是区块链还处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应用层是空中楼阁,还不到时候,你又怎么看?今年的市场行情似乎一开年就不利,如果市场没有出现好的应用场景,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还会继续上涨吗?如果接下来两年市场都很低迷,你会有什么举措?

郭宏才:回答“王峰十问”的第四问,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在2015年是去开会,2016年也是开会,结果到了2017年以后,最大的应用其实是炒币,2017年炒币和炒ICO。

怎么说呢,这个ICO、比特币最大的应用就是炒作,为什么这么多人炒呢?它肯定有可炒的点,这些点你们自己也能搞出一大堆来,可是它为什么聚集了这么多人的炒作呢?它反映了人性,很多人都希望这个币赶紧跌,跌了以后好上车,上了车的人希望币赶紧涨,希望这个币涨到天上去。

其实你不管怎么弄,都是进赌场,进了赌场你别想赢钱,因为天道酬勤、天道不酬赌,你想赢赌场的钱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

所以说,同志们最好的挣钱方式就是持有这个赌场的股份,比特币这个大赌场你们买一点它的股份,就是买一点比特币,以太坊这个大赌场也很大,现在也风声很猛,所以也投一点它的股份,买一点以太币。

以太坊的赌场里面还有很多贵宾厅,就是以太坊是一个大赌场,赌场里面还有很多贵宾厅,每个ICO都是以太坊的贵宾厅,每个贵宾厅都有新的玩法,你如果愿意投资就买一点以太坊大赌场的股份就够了。

最终的目标是什么?最终的目标是以增加自己的比特币数量为第一标准,即使是以太坊挣了钱,也应该把以太坊换成比特币。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屁股决定脑袋,我持有的大股份是比特币,所以我就宣传比特币,肯定是这样的。

如果行业进入熊市,那更好啊,就是说澳门生意不好了,大家想一想除了澳门生意以外还有什么生意可做嘛,我不是讲过吗?慢即是快,要慢下来,放慢节奏,如果进入熊市就不要着急来回忙于操作了,操作来操作去,都是一个损失,还不如不操作。

所以说,进入熊市以后,干嘛呢?回家抱着老婆、孩子睡觉去,该干嘛干嘛去。不要操作太急,等到了牛市的时候也别操作,反正就是说佛系炒币的逻辑就是宁肯错了也不错过,每一波行情都在,你得抓住,哪一波都算。

所以,还是这句话,怂了就别干,干了就不要怂。这个行业是勇敢者的游戏,胆小的误入,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王峰十问”的十问问到点子上了,也问对人了,这是一个让屌丝逆袭的机会,我这种屌丝也有可能逆袭,如果不是比特币我逆袭不了,我要感谢比特币。

五、币圈就是娱乐圈 火就是大家唯一诉求

王峰第五问:去年8月你发起了一个草根创业平台,直接起了个名字叫区块链黄埔军校,一般我们常打比方说某某公司很厉害像是黄埔军校,为什么你把自己创业平台直接唤做黄埔军校?半年过去了,郭校长你人在美国,谁在管理呢?谁是你的得意学生?这所军校还在办吗?这个圈子存在一个“宝二爷系”吗?

你的一个朋友评价你说,你很仗义,也可以说是老好人,给了很多项目站台,里边也出了很多差项目。你不怕一些项目坏了“宝二爷”这个品牌吗?

郭宏才:同志们,继续回答“王峰十问”第五问,一边出来溜达,一边和大家聊,回答问题。

黄埔军校是我开的,币圈的黄埔军校挺热闹,当时形成了一圈的人,这一圈人现在大部分正在做各个地方的俱乐部,大家所知道区块链蚂蚁联盟,什么厦门站、深圳俱乐部、成都俱乐部、杭州俱乐部、郑州俱乐部、武汉俱乐部,都有我们的人。

我们这些学员们回去以后干的事情和我现在干的事情很像,就是组织人不停的开开会、聊聊天,其实最得意的项目就是这个俱乐部形成了。ICO项目倒没有什么火的,去年国家不让做,都退了币了,退了币以后没钱也就做不起来了。

到了海外我还继续搞,我现在黄埔军校韭菜庄园已经正式建成了,不能停。然后好多人说这个问题里面还有一个问题,说站台那么多,万一这个项目黄了、紫了怎么办?我说实话,其实你看我理解成我就是一个Noboby,通过了大家让我站台,把我变成Someboby,因为你想每一个项目宣传的时候,都说是宝二爷站的台,其实你们想,我就是一个卖牛肉的。

举一个例子,这个项目黄了,大家说二宝你看错了,你这个项目选的不怎么地。不怎么地情有可原,因为很正常,因为我本来就不咋地,选的项目不咋地很正常。

但是,因为我参与的项目多,总有那么几个好的,一有好的,大家说二宝你牛B啊,选得很好,你的眼光不错嘛,其实不是眼光不错,因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哪个好哪个不好。说实话,你们觉得我懂项目吗?我可能懂吗?

其实币圈就是娱乐圈,火就是大家唯一诉求,心里的愿望,火了自然就有流量了,有流量就涨,就这么简单,没有话题性质的币种没有什么希望。

所以说,我也看明白了,看透了,就是想明白点,自己别把自己当根葱,插上什么大葱就装大象是吧,我不当。说实话,我们有一些项目有看不准,有些项目特别火的,我一般不在市场上投资,我一般需要二级市场抄底,因为这些好的项目募资额大,他们把二级市场的钱在一级市场就募完了,所以到了二级市场以后,一般都会破发,爆跌,我们为什么不在二级市场等着买,抄底呢?

所以,大家说好项目要等着,稳住了,在二级市场抄底就行了,现在Telegram,包括V神这一类的币募资额度过大,所以它的融资我们等着它上交易所爆发,爆发以后再抄一点底,EOS当时我就是抄底买的,没想到当时在云币上跌到2.7元,我就买了一大堆,就是抄底挣钱了。

六、崇拜老乡贾跃亭 本想用海外ICO方式拯救乐视但发现盘子太大

王峰第六问:咱们把你的“币圈黄埔军校”的事情放在一边,听说你在硅谷又成立一个“硅谷币圈宇宙中心”,我理解是你要在硅谷盖个楼,现在的建设情况怎么样?

你还有一个做电动车的山西老乡也在美国,总是宣称要下周回国,你们有见过吗?你怎么评价这位同乡?

郭宏才:“王峰十问”的第六问里面,问到了我挺崇拜的一个人,这个人是山西人里面很厉害的人,大家以前叫他贾布斯,后来叫他贾会计。

确实,乐视的股票也暴跌了,之前我也想着要收购乐视,实际上收购的方式就是说把乐视在海外发一个ICO,但是后来聊了半天,发现这个不切实际,因为乐视现在盘子很大,而且不单纯是经济问题,还有别的问题,所以没法插手。

其实乐视的股民们都被割韭菜了,损失也挺惨重的,说实话也想救救他们,救他们于水火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乐视全球的业务发ICO,发个ICO叫乐视币发出来,一共募集比如说20万个以太坊,然后把乐视币发出来,发2000亿个乐视币,然后乐视的原有股东都分一些,所有乐视的乐视TV,我家里就买的乐视TV,乐视TV的用户分一点,乐视的所有粉丝也用一点,也分一点,所以要给大家分币。

用户就能带来1-10个亿,然后再请贾跃亭回来出山,让他出来继续搞,但是贾老板不认识,人家不知道在洛杉矶哪个地方待着呢,因为我在硅谷,也没见过这个人,但是也挺崇拜的。

为什么呢?毕竟人家玩过上千亿的盘子,上千亿不是有几个人玩过的,所以说我们即使是英雄末路,穷途末路的时候,我觉得该尊重的还是要尊重,毕竟人家在中国的互联网上面做了一些事情,就算是他以后回不了国,不回国了,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现在都是Community的方式,自治组织的方式去运行各种各样的形态了,未来都没有公司了,同志们未来不需要公司了,未来就是用户和idea的创意者一起把一个项目打造起来的一个Community社区行为,所以说我们希望乐视也用这种Community的方式继续盘活,继续给股民一个交代,给用户一个交代,因为我家里一下子买了5年乐视的年费的会员,所以也买的挺贵,我不希望乐视倒闭。

七、币圈的关键人物们:苏菂、李笑来、吴刚、赵东……

王峰第七问:说说你在车库的故事吧。我和蒋涛2012年成立极客帮创投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总是去那里。很多人说,车库是整个创业大街的起源,是草根创业者的聚集地。你怎么评价车库的氛围和他的价值?车库的创业者一度并不被看好,但却接连在区块链和互联网金融领域成为先锋,你怎么评价这个现象?

我看过你夫人洋洋做的洋洋访谈,里边也有你的采访,提到过车库咖啡,你说过车库咖啡里的很多项目都是一帮子兄弟们在里边从早到晚扯淡中扯出来的。那种创业感觉,你今天还有吗?你怎么评价你夫人?也是币圈扑克牌中人啊。

郭宏才:继续回答“王峰十问”的第七问,关键词是车库咖啡,我觉得没有车库咖啡,就没有今天的币圈,所有车库咖啡这个出来的一波人加在一起,打造了今天的币圈,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就这么一个车库咖啡,而且还挣不了钱,也不盈利,就买一杯咖啡就可以在那里办公一天,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在2013年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伟大的“传销大师”李笑来。

李老师来了以后,噼里啪啦讲完区块链以后,很多人就加入了,加入以后就进去了,进去以后就发财了。

所以,在这里,我觉得一是有车库咖啡,这里面关键人物是苏菂,第二个关键人物是李笑来,三是吴刚,吴刚带了一台矿机过来,第四就是赵东,车库咖啡原来的CTO。后来赵国风人大的,过来以后就开始弄矿机,还有杨文文,还有老林,林连伟,都弄到车库来,后来李林、徐明星也都来这来采访,张作东是第一个来的,比特币交易网的。

然后币圈的会就天天在这儿搞,何一、杜均天天来,没事就来,这个地方主要是我觉得还有一个灵魂性的人物,就是著名的洋洋访谈的创始人,金洋洋同志。金洋洋同志在某高人的指点下,创办了洋洋访谈。其实说白了,不是别人,这个高人就是我。

我说洋洋你别闲着,你自己录一个节目去,你采访一下币圈,到底我们是不是被李笑来骗了,这个比特币是不是真的能涨呢?但是,没想到洋洋真的上心,真的做了一个自媒体,然后就开始拍,不停的拍,拍了不少东西,挺好的。

我有幸跟着洋洋加入了币圈,其实是洋洋她们先进来的,她们和赵东,李笑来玩的时候,我还没有加入币圈呢,我是在2014年才进入币圈的,那个时候老婆生孩子,我才加入币圈。

但是,我说实话,这个时代就是一群人互相影响、互相成就,才形成了今天的币圈,我希望币圈的老朋友们还是继续这个风格,我们都是屌丝出生,所有的人都别装逼,装B难受,装B容易遭雷劈。

所以,我经常跟他们说我们还是恢复本真,我在美国韭菜庄园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撸串、啤酒都有,大家只要来了美国,我就开劳斯莱斯去旧金山机场去接你去,接到韭菜庄园我们就把酒言欢,这里不是只是针对车库咖啡,我是说所有的币圈朋友,因为你们和我一样,都经历了被别人看不起,被别人冷落、被别人嘲笑这么一个过程,终于持有比特币到了今天,发了财,是不是应该犒劳一下自己,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逼?

所以,我觉得你们确实很牛逼,你们很有眼光,比特币只要一直涨上去,你们就有希望发财致富,发财致富是第一标准,发财致富的标准主要目的别忘了,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下一代,老婆、孩子,这才是我们的未来。

八、先把雷人雷语说出去 万一实现了呢

王峰第八问:你有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买一个比特币,留住,等你孩子结婚的时候送给他!”“将来比特币会到100万美金一枚!有生之年,如果不到100万,我直播吃鸡鸡!”从你的话可见你对比特币币价长期增值有很大信心,但也有人说你喜欢讲雷人之语。说句心里话,忽悠的成分有没有?

另问,如果让你必须把目前拥有的所有比特币,拿来去交换你认为最宝贵的一样东西(除生命以外),你会选择什么?

郭宏才:继续回答“王峰十问”的第八问,我经常有雷人雷语,就是比特币不到100美金,直播吃鸡鸡,买一个比特币就够了,然后如果比特币很值钱,留着一个就行了,等等。

最近我又说比特币买一个,然后留着给孩子结婚的那天,送给自己的孩子等等。

我觉得雷人雷语是大家的看法,在我看来,我觉得还挺真实的,就是说有这个可能性,只要有这个可能性就要有表达的方式,我的表达方式其实有一点吹牛B的意思,但是我的逻辑就是这样的,先吹吹牛B去,万一实现了呢?

当年我跟别人吹牛B说豪车、豪宅的时候,也不是只是一个牛B嘛,最后吹着吹着不就实现了嘛,所以说买一个比特币,如果真的到100万美金了,大家就说我是股神了,所以到时候20年以后,大家都说我是股神了。今天这个视频说不定还被20年以后的人传送着,谁知道呢?

所以说,先把雷人雷语说出去,万一实现了呢,所以经常爱这么吹吹牛B,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叫如果用我所有的比特币去换,让我换一个什么,说实话,我的比特币也没有多少了,我都花了,为什么要花掉呢?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开的是四手的普锐斯,丰田的油电混和的那款车,还是四手的。我要是不花掉这些钱,哪天在美国被一个歹徒给抢了,拿枪抵着我,给我老婆发视频说:洋洋,把比特币给交出来,打到这个地址上,要不就把你老公嘣了,我老婆铁定的把币全交出去。

现在我就不用担心了,他从我的劳斯莱斯里面把我拽出来,然后我说把你的比特币交出来。我说兄弟没有了,比特币全买豪车了,没有钱了,他说你家里还有,你要不给我老婆打一个视频吧,洋洋一接电话说,钱都买豪宅了,要不这个豪宅你拿去住吧,留我老公一命,还有比特币没有了?没有了,全花了,你看这不就安全了嘛。

为了安全,所以肯定我是没有多少币了,但是币都是一个孩子留了一个币,将来给他们长大了一分就完了。我觉得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工作的动力了,因为实现财务自由以后,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工作,越是这种的人,所以回电话也回得慢,回信息也回得慢,越是这种的,别人就觉得我肯定是很有价值的,这个人一定要跟他合作,给他百分之一吧,所以很多项目都过来弄,尤其是那些老外。

昨天我还在德丰杰跟一个老外团队签了协议,又给我打了1%,我说实话那个项目叫什么,我发音都发不准,但是人家愿意给那就要吧,就是这么回事。

如果用我所有的东西换的话,我就是能换来我的时间,时间延续的办法,就是让我的基因传下去,所以核心是想生一个儿子,到美国来问了,想生儿子大概是20个比特币,能生一个双胞胎儿子,等我抱着儿子的时候,等儿子百岁的时候,欢迎这帮老兄弟们都来美国,我们一起把酒言欢。

九、想跟马斯克去谈开发月球护照

王峰第九问:前天凌晨,你发布微博称“开脑洞了,100个比特币上月球船票一张,和Space X合作,全球限1000人,30年内有效,想去月球的请留言报名。”为什么不干脆把这条微博内容放到你的Twitter上,@给Elon Musk?这样做岂不是更有影响力?如果今天要你用视频转述给Elon,你会说点什么?

这个比特币上月球的脑洞,你是怎么想到的啊?你很会替自己宣传,币圈的小视频传播的最多的就是你宝二爷了。你是有营销天分,还是有高人指点?

郭宏才:对了,同志们,现在跟你们说正经的,“王峰十问”的第九问,这个问题我是比较严肃的想跟大家聊一聊,就是说上月球可能不可能,30年时间可能不可能,我觉得可能。

需要多少钱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太爽了,我坐了一趟飞机,但是30年以后去月球玩就跟现在飞美国一样,而且还用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可能10几个小时都用不了,5个小时有可能从地球就飞到月球去了,转一圈又回来了。

所以,我一直想在月球上面建一个迪士尼,每个小孩都应该登上月球玩一玩,所以将来开发月球这个生意是一个大生意,这些小孩们都在想象,我年轻的时候我也有这个梦想,我的小孩现在也有这个梦想,但是技术一直实现不了。

从硅谷有了狂人叫Elon Musk以后,我觉得这事靠谱,我是Elon Musk的忠实粉丝,我给我爸买了一个Elon Musk做的特斯拉,ModelX,这个车确实好看,开完那个车以后别的车都不想开了,这是后来听说Elon Musk做了一个Space X,Space X就是星际旅游,很牛逼。

所以,我一直想着能不能上月球,但是上月球自己跟他谈没法谈,我一个人两个人谈也没法谈,所以我反其道而行之,我先组织1000个人,每个人都至少有100个比特币,买了一张船票,然后买了一个月球的护照,拿着这个月球的护照以后,我再去跟Elon Musk谈,说我要开发月球护照,然后我们要登月,你能不能帮我们实现,我给你钱,你给我们送上去,就这么简单,如果他说不行,那就谈吧,来回搞不定我们单程也可以。

所以,我们说单程就是我30年以后,你这个技术实现不了,我都挂了,我等不及了,你把我们死了以后装到一个太空仓里面冻起来,冻起来以后直接飞上去了,飞上去以后,自动的定点的Location就降落了,降到我自己的坑里面,那个坑都是挖好的,我的棺材直接就降到坟墓里面去了,土自己就埋起来,然后碑就立起来了。我给大家表演一下这个碑怎么立起来,就是啪一下就立起来了,感觉挺爽的,我要是死了以后能埋在月球上,这就是我的人生追求,不能白死了。

然后我的子子孙孙将来就朝着月球朝拜,说“爷爷,我给你烧香、烧纸了”,我说“挺好,不错”,这是我的人生追求,这个梦想应该有100个比特币可以实现了,但是一步一步来,不着急,大家慢慢看我怎么去实现它。

梦想要有嘛,万一实现了呢?这就是我的一个想法。

十、等到中国币圈扬眉吐气的那天才能回国

王峰:照例是最后几个问题:

第一小问:你在美国要待多久?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火星财经“王峰十问”第十问,也是最后一问,最后一问有三个小问题。

刚才都忘了,一录视频就忘了问什么问题了,在美国待多久是吧?我回国的那一天就是春暖花开的那一天,就是中国币圈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最近在美国,美国政府给了一个区块链杰出人才的绿卡,绿卡办下来的期间都在美国等着。我也很奇怪,他也不查我学历,我说我是高中学历,他说你高中学历都能这么杰出,说明你很优秀,所以给了我一个杰出人才,绿卡就这么拿到了。很奇怪,那就待着吧,杰出人才的绿卡拿到以后再回去。

王峰:第二小问: 如果给监管层领导提一个建议,你会怎么说?

郭宏才:希望对监管层说的话是吧,监管层的各位领导你们好,我是币圈一个小韭菜,现在是币圈老韭菜一根,我叫二宝,我给监管层的建议是这样的:宁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

不监管了没有声音了是不行的,本来期待3·15来一个重大新闻,结果也没有监管,也没有重大新闻,这个不行,还是希望再监管的严一点,首先是把那些在微信上面做传销的骗子、骗钱的那些项目全部抓了,抓几个人,不要悄不声息的,你抓了人就宣传宣传,要不我们都不知道哪一个项目被抓了。

打击传销,一定要不留余地,我就说宁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传销有时候也太坑爹了,骗的都是大妈的钱,大妈大爷的钱都这么被骗了,因为他们就跟大妈、大爷说比特币那么贵了,太贵了,我们不要玩比特币了,玩他们那个什么什么山寨币吧,这个山寨币就是什么什么币,他说这个币将来也会跟比特币一样贵,就骗大妈们买单,这种骗大妈们的养老钱的人不只是该抓,抓完了以后还该打,主要是现在刑法是不能杀他们,现在只能是骂一骂他们,所以经济处罚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应该把那个扣了的钱给大妈们退回去,抓住这些人以后,把大妈们的钱都退给大妈。

王峰:第三小问:如果请你出主意,选“王峰十问”的下一个嘉宾,你推荐谁?

郭宏才:希望“王峰十问”的下一位嘉宾是谁,我的推荐是下一位嘉宾是火币网的李林,为什么是火币网呢?火币网是中国交易所里面最合规、最合法,希望正规化合法化的一个平台。

所以说,我希望火币网的李林出来给大家也分享分享,有很多话他可能不方便说,但是我觉得他作为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一定有这个能力,把这个问题回答的很完美。

谢谢大家,今天这个采访就到这里吧,祝大家2018年发大财,多陪陪家里人,赚了钱以后,多陪陪家里人,拜拜!

王峰:感谢洒脱率性的宝二爷,陪我们度过了一个欢乐难忘的夜晚。

再次谢谢宝二爷,感谢你今天能来到这里。

(来源:新浪科技)

分享到:更多 ()

美国主机评测-Godaddy优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