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北京日报攻击粉笔张小龙是“汉奸”

社会 5月22日,北京白垩蓝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小龙在微博上投诉称,400万企业纳税需要8000万元,孩子们不能上学。微博在互联网上引起热议之后,张小龙就在微博上了。作为回应,最初的目的是批评北京的教育制度。无意冒犯北京人并向感到被冒犯的朋友道歉。粉笔张小龙:我没有北京户籍。我的孩子不能去北京的一所公立学校。我将为她找一所小型私立学校。学校没有持续多久。然后,私立学校的各种申请需要两年时间才能申请。我被录取,并告诉我,我必须在北京有学生身份,我必须在5月31日。问题是我有北京国籍,未来我不能在北京接受高考。为什么我要这样做?私立学校根本不占用公共教育资源。为什么不放手呢? !我在北京工作了四年,我已经支付了400万美元的单一税。除了各种税收,还没有1亿和8千万。如果您不享受任何社会福利待遇,为什么不让您的孩子去私立学校? !什么是XX政策!即使像我这样的孩子在学校也很努力,有些人真的不知道怎么走!如果这次我不能上学,我一定会离开北京,搬走公司,搬到一个我可以接受没有北京账户的同事的地方,离开这个XX北京! 5月27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篇名为“Chalk Zhang Xiaolong”的文章,是一部“现代叛徒”。有证据表明,被“北京日报”挖出的魏小龙六年前发布了一个微博,并将其放到了线上,称这是“走向国家”。 “背叛”是“叛徒”。随后,张伟龙的微博账号被禁止。 5月29日,Chalk.com首席执行官张小龙通过朋友的微博号码发出道歉信,称他删除了不恰当的不当微博,并解释了不恰当的评论。与此同时,我向所有人道歉并表示愿意为不恰当的言论承担责任。
在这封道歉信中,张小龙解释了他对“外国统治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发表不恰当言论的原因。他强调说,他的评论集中在2012年左右,当时他年轻而充满活力。微博没有深入介入,微博关注人数,“评论很少。它完全是个人发泄情绪的地方。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公共平台。“张小龙还强调,这封道歉信很早就完成了,并没有打算推迟发布。他说,他的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整个粉笔技术公司。微博名称的变化只是一个错误的问题,并没有逃避责任的计划。作为一个成年人,他愿意为他不恰当的演讲承担所有应有的责任。张小龙总结说,他必须深刻学习这一课,切实提高自己的行为和意识。他再次道歉并再次感谢大家。我想如果张小龙抱怨孩子不能上学,张小龙就不需要道歉了。相反,政府应该向他道歉。如果你谈谈微博几年前发表的言论,那就是另一件事,那就是“思考评论”。很多年前,在没有考虑当时演讲的背景和历史背景的情况下,你现在可以直接批评它。这个合适吗?例如,1956年,毛泽东在与正在访问中国的前日本陆军中将佐藤洋将的谈话中说:“你也是我们的丈夫,我们要感谢你。是你们玩过这个伎俩并教育了中国人民。我们团结了一群分散的中国人民。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同年,当我遇到日本的日中进出口总监Nango Saburo时,我也说了类似的话。如果你不考虑时间的历史背景和背景,你可以直接从现在开始进行分析和批评,所以得出的结论肯定是不正确的。
张小龙被叛徒拘留的事件让我想起了电影的情节《霸王别姬》。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在第四轮审判时问小楼:你说过,即使共产党来了,我还能接受吗?“昆出来证明段小楼只会否认几十年前,我没想到这场闹剧实际上是在中国互联网上重现的。张小龙所面对的恐惧,许多老一辈的知识分子都经历过。这种恐惧是对生存的恐惧。为了生存,不要道歉,即使它被揭露和污秽。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多知识分子无法忍受羞辱和自杀。他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尊严的死亡是最大的我希望我们不会再次体验这段历史了。以下是“Chalk Zhang Xiaolong”的原始道歉信。几天前,你们所有人,媒体朋友,大家,张小龙都道歉,因为这个问题儿童上学时,微博被发出去了。我很快意识到我的演讲不合适,我很快就将其删除并立即道歉,但我被推到了头条新闻。我认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昨天,一位朋友突然告诉我,我被媒体批准为叛徒。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被整个人感到尴尬。我觉得有点令人费解。我以为我一直都爱着这个人,我成了叛徒。我看到了微博,我知道我被指控是六年前两个Weibos的叛徒。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已经发送了超过20,000个微博。我对这两个微博没有太多记忆。我通过搜索找到了这两个Weibos。为了避免不良影响,我及时删除了它们。接下来,我将就此问题做一些解释:1。虽然这是六年前发布的,但确实是由我做出的。我现在深知这种言论非常不合适,伤害了每个人的感受。我特别向你道歉。这两个微博绝对不是为了让外国人统治中国。他们想说其他国家有好的学习场所,但表达方式不合适。 2012年,我对微博并不十分重视。我只是将微博用作个人观点,并没有意识到它是一个公共平台。
那时,我还在学校读书。与此同时,我在一家培训公司做兼职。我刚刚与社会接触。我不是很年轻和年轻,我喜欢非常规,不可避免地夸大其词。这些评论似乎非常不合适,并且会引起每个人的不适。我道歉。另一个微博是关于人民英雄的纪念碑。多年前它也是一个微博。我第一次去天安门广场参观人民英雄纪念碑。那天有更多的人,我无法进入很长一段时间。我很生气。我突然想起读一本书来评价太平天国对“识字和流氓行为”的使用。我在原话上引用了这个微博。我想说太平天国,但这只是一个抱怨。没有区别,这是我的错。我现在深知,太平天国运动是人民运动的一部分,极大地促进了历史的发展。我再一次向人民的英雄和网友们表示歉意。仍然有人批评我不尊重解放军。那是2013年的雅安地震。每次人民解放军站在最前线,我个人都尊重和钦佩解放军。当时,关于人民解放军的舆论到处都是。我想表达的是人民解放军是救灾资源的一部分。人民解放军也很有限。我们找不到任何可以找到解放军人民解放军和解放军作为无限自由劳动力的东西。我长期以来的观点是,不要将警察和政府等公共资源视为无限制的免费劳动力。我非常关心雅安的地震。当薪水只有6000时,我捐了3万元。我组织人员为灾区提供物资,并与解放军合作提供救灾。这些也记录在我的个人微博上。但是,关于解放军应该发挥什么作用的问题,由于不同的意见和与网民的争吵,已经发布了很多。它变得越来越令人兴奋。它一直在与网友争吵。在此期间,没有人说解放军没有对错。然而,就语气而言,它看起来确实非常情绪化,而且有点意思,每个人都容易引起误解。在此,我向人民解放军的同志道歉。除了这些之外,我还发表了其他不恰当的评论,例如冒犯每个人。非常非常抱歉,向大家道歉。
大多数这些不恰当的言论都集中在2012年左右。当时,我的个人微博没有人关注,而且评论很少。这完全是个人发泄情绪的地方,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公共平台。虽然这些言论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当时舆论环境的影响,但主要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我也在互联网上看到了对我的批评。我非常感谢媒体和网民的批评。你的批评让我清醒地意识到我的问题有多严重。我保证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请监督。这封道歉信是很早写的,很晚才发出。我不打算拖延。由于反馈问题,我的个人微博被禁止了一个星期,我无法发送任何信息。与此同时,这些评论也是我在2012年的评论。粉笔成立于2015年,所以这完全是我自己的。它不代表公司。使用公司的官方帐户是不合适的。我改变了我的个人微博名称,我不想逃避任何事情。这些陈述与粉笔无关,但仅代表我个人。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愿意为我不恰当的演讲承担责任。再次感谢您的批评。你的批评让我清醒了。我开始有一种反叛的心态。特别是当我看到商业竞争对手也参与批评我时,我甚至想过反驳。经过多天的思考,特别是亲戚,朋友,老师和同学批评教育,我非常清楚我今天的错误和问题。因此,我深深地反省了自责,不仅是年轻而轻浮,而且也是我自己意识形态中的一个大问题。王阳明先生说,很容易打破山里的贼,打破心中的小偷。今天,我彻底认识到,作为一个社会中的人,作为一个生活在特定国家和群体中的人,我不是一个人。我不能单独留在社会人民中。言论可以是自由的,但自由的前提是自律和自律。我必须从这一课中深刻学习,认真改善行为和意识。再次道歉,再次感谢你。张小龙2018年5月29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国主机评论博客 » 北京日报攻击粉笔张小龙是“汉奸”

分享到:更多 ()